食飽未? ─ 2007亞洲藝術雙年展
Have You Eaten Yet? ─ 2007 Asian Art Biennial


展覽時間:96年10月13日至97年2月24日
展覽地點:國立台灣美術館,A1B1C1C4E展覽室、竹林廳、水牛廳、數位方舟


「食飽未?」如果以字義來說,問的是:「你吃飽了嗎?」這句話在一些亞洲民族中是人與人見面時的第一句問候語,如果套用成時興的西方語言,就如同「你好」、「哈囉」、「早安」、「午安」一樣,是人與人相遇時打招呼的第一句客套話,也是開啟對話、溝通、互動的起始語。


在工業未興的農業社會時代,亞洲人生活普遍清苦,不時發生的天災或戰亂則使得已然清苦的生活更增幾分艱難,三餐不繼是常見的事,偶而能夠求得一餐溫飽,便是莫大的幸福。因此,用「食飽未?」來問候彼此,在物資缺乏的年代,是投射自身狀態的一種充滿人情味的關心與祝福──「希望你沒有挨餓,已經吃飽了!」,同時也代表亞洲人「推己及人」的分享態度。

餓了就需要吃東西,在表達自我上相對拘謹、含蓄的許多亞洲人,卻不畏於揭櫫「民以食為天」這個生存的真理,並且在日常生活中延用為一種與人溝通的口頭語。「食飽未?」這個開啟人、我互動關係的大哉問,因此是一種雜揉人類生理本能及亞洲民生狀態的奇特溝通哲學,並且反映出亞洲人從自我狀態的「自覺」出發的思考方式及生活價值觀。

追求「飽足」是與生俱來的本能,因為沒有「食飽」,所以我們可以感受到身體內部亟待填充的饑渴,這種空虛、匱乏所發動的本能反應,讓我們必須誠實面對自我的真實需要並尋求解決之道。追求「食飽」的意志,是促使亞洲人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動力,同時也是推動亞洲改變的重要能量。近幾年來亞洲經濟快速蓬勃,並且日漸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火車頭。但一個人是否「食飽」,是主觀的,而非客觀的。對於日漸富裕的亞洲人而言,已漸漸不需要擔心生理上吃不飽的問題,但是,當頓頓飽餐的時候,並不意味全然的心滿意足。日益擴散的全球化及不同凡響的經濟發展促使亞洲持續在改變,外部的變化時時挑動內部的平衡,「食飽未?」成為轉型中的亞洲不斷自我覺知的一種存在的狀態。而這種深度自覺,也是2007雙年展意欲探討的重要議題,它表徵了亞洲民族在複雜的時局中如何自處的生活態度,同時也展現了亞洲人透過對自我狀態的醒察,不斷重新定位自己、理解他人的自覺機轉。

每一個人尋求飽足的方式都不一樣,這些方式並且受到不同的文化觀、生活哲學、價值體系、甚至是風行草偃的全球消費文化所影響。一些人接受匱乏的自已,蓄積努力奮鬥的動力,或者將之轉化為省察自我、了解他人的能量;一些人將此精神性的匱乏移轉為資本主義消費時代的物質形式,或者是載浮載沉尋求速食的解脫。本展將透過對當代亞洲「食飽未?」的提問,呈現亞洲人在變動的亞洲社會中對於「食飽未?」的自覺方式,以及其對「食飽」的感官追求及差異詮釋。

此展以「城市夢工廠」、「生活的況味,是一種選擇」、「過去的現在的未來」、「你好嗎?」四個子題來呈現當代藝術家對亞洲社會的觀察與詮釋,邀請了來自亞太及歐洲地區的38組藝術家展出76組件作品,並且納入馬來西亞、不丹、俄羅斯、新加坡、泰國等12個國家的30部紀錄片進行參照比較。這些藝術作品再現了亞洲人在不同的當代社會文本中對「食飽未?」同調或變奏的感覺、經驗或反應,以及藝術作為激勵「自覺」與「分享」的詩意與社會潛力。



專文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