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俊宏〈廢墟影像晶體計畫:十個場景〉相關活動: 現身-廢墟現場筆記(第一場)

高俊宏 +〈廢墟影像晶體計畫〉朋友們,廢墟影像晶體計畫:10個場景──可解決教育與經濟與名義,白蝴蝶,2013年。
圖片提供:高俊宏。

KAO Jun-Honn + Friends of ’The Ruin Image Crystal Project’, The Ruin Image Crystal Project:
10 Scenes—Resolves Problem of Education, Economic and the name of Taiwan, White Butterflies,
2013. Photo © KAO Jun-Honn.

 

時間

2013/10/20(日) 14:00-16:00

地點

國立台灣美術館 A1展間

題目

試著幫他說些事:張正光,一位台籍神風特攻隊員。

作品說明

幾年前誤闖陡峭的金敏子山後,在全球化、網路化時代裡,不斷地、荒謬地與刺人的黃藤、大棕、吸血螞蝗、卑劣蚊子、鬼魅的姑婆芋群、隱遁的蛇、想像中的魔神仔奮戰,同時,自然卻治癒了我。從此,我像個瘋狂的逃亡者,不斷重複入山。我開始一種歷史性踏查,前往新店到桃園山區曾存在的通電的隘勇線、1980年代全台狂飆的「森林遊樂園」遺址、1990年代因WTO而終止並默默地在山中腐爛的煤礦工業、深山中荒廢的產業道路,穿越野墳,荒廢的檳榔園……研究山區歷史的過程中,2011年偶然翻閱約翰‧湯姆生1871年在高雄六龜里拍攝的照片,我被久久地吸入其中。湯姆生作為台灣最早一批探險攝影者,我很難不從影像中感受到「涉獵」感,一種自然、人類學的「旨趣」,這種觀看方式的建立,無疑是為了鑲嵌入某種我們不知道的社會鬥爭場域。最後,我們可以說影像是以「現代資本」的方式呈現出來。

影像作為「現代資本」,這讓我思考起改造這些影像的企圖:首先,在尺寸上放大;其次,展示空間轉化在棄置空間;另外,在呈現的方法上用炭筆再現。這個方法將使影像產生質變:首先,尺寸放大使得相片更奔向「影像」;其次,因為展示空間放置在棄置空間,使得影像成為布景的潛能,因而奔向空的片場、劇場;第三,因為透過炭筆描繪再現(或容有改造),影像奔向繪畫。原本,我與湯姆生照片之間產生的辯證圖像關係因此擴大,同時朝向巨大的「歷史碎片」的思考,廢墟實體、影像都是現代性的歷史碎片,我們將被視為歷史碎片的影像,再製於同樣被視為歷史碎片的廢墟空間裡,並把這個過程視為「展示」,展示現代性裡永久遺落、永久侵害的遺跡。

活動說明

張正光先生,一位曾參與日本神風特攻隊自殺攻擊的台灣人,1945年與日籍機長駕駛戰機在沖繩外海被美軍擊落,大難不死。戰後一度捲入白色恐怖案件避居香港,80年代返台後在宜蘭養斑節蝦,會跟蝦子說話。我們的廢墟計畫曾經畫過他的影像,近日,為了邀請幾位影像中人公開現身分享故事,當我們試圖與張先生再次確認時,竟發現張先生平常身體明明很硬朗,就這樣走了。

如今,我只好試著站上原本應該是他要站上的講台,試著講一些他的故事,對於他孤獨而終的一生,也許這是我應該做的。

活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27398510679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