塩田千春 Chiharu SHIOTA

相關經歷

個展選錄
2013 
「記憶足跡」,床墊工廠,匹茲堡,美國
「塩田千春– 感謝信」,美術館,高知,日本
2012 
「記憶迷宮」,糖廠,里昂,法國
「我們往哪去?」,丸龜市豬熊弦一郎當代美術館,香川,日本
2011 
「書憶」,第 54 屆威尼斯雙年展,威尼斯,義大利
「沉默之中─超然,2011年新舊藝術博物館現代音樂節,霍巴特,澳洲
「松風」,舞台設計(合作者:皮婭‧麥爾‧施里弗,歌劇作者:細川俊夫,導演與編舞:莎夏.瓦茲舞團),皇家鑄幣局劇院,
布魯塞爾,比利時
2009 
「流水」,Nizayama 森林與藝術美術館,富山,日本
「伊底帕斯王」,舞台設計(導演與編舞:鞏思袒莎.馬蔻絲與俗氣公園劇團),海勒洛的節日音樂廳,德勒斯登,德國
「刺青(黛亞‧洛兒)」,舞台設計(導演:岡田利規),日本新國立劇場,東京,日本
2008 
「靈氣」,國家美術館,大阪,日本
「狀態」,當代藝術中心,比爾,瑞士
2007 
「創傷/日常生活」,Kenji Taki 畫廊,東京,日本
2005 
「房間」,Haus am Lützowplatz,柏林,德國
2004 
「沉默之中」,廣島市當代美術館,廣島,日本
「Du côté de chez」,馬德萊娜教堂裝置藝術,里爾,法國
2003 
「落入沉默的方式」,司徒加特符騰堡藝術協會,司徒加特,德國
「獨處」, 舞台設計(合作者:Yoko Kaseki),烏亞茲多夫斯基城堡當代藝術中心,華沙,波蘭
2000 
「從地球呼吸」,慕尼黑城市論壇,慕尼黑,德國

聯展選錄
2013 
「返常-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2012 
「夢後」,2012 年第一屆基輔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兵工廠,基輔,烏克蘭

2011 
「內部聲音」,21世紀當代美術館,金澤,日本

2010 
「藝術與城市」,2010年愛知三年展,名古屋,日本
「百日藝術與海洋冒險」,2010年瀨戶內國際藝術節,瀨戶內,日本
「家國家」,Museum on the Seam,耶路撒冷,以色列

2009 
「3 莫斯科當代藝術雙年展」,莫斯科,俄羅斯
「擁有世界」,路易斯安那當代美術館,弗雷登斯堡,丹麥
「第四屆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越後妻有地區,日本

2008 
「Tsubaki-kai 2008 跨喻」,資生堂畫廊,東京,日本

2007 
「真實的虛幻」,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東京,日本

2006 
「柏林-日本/日本-柏林:雙城藝術」,新國家畫廊,柏林,德國

2005 
「永遠的童話故事」,ARoS美術館,奧胡斯,丹麥

2004 
「夢境的快樂」,第一屆塞維亞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塞維亞,西班牙

2003 
「第一步:日本新興藝術家」,P.S.1 當代藝術中心,紐約,美國

2001 
「超波」,2001年橫濱三年展,橫濱,日本

2000 
「Yume no Ato」,林湖邊屋美術館,柏林,德國

出生於1972年,大阪,日本。
現居並工作於柏林,德國。

作品說明

在記憶與焦慮的汪洋裡

記憶,沉沉地刻鑿在塩田千春的肉體與靈魂,匯聚成她今日的創作之泉。記憶,潛流於她的生命系統,就此終生相隨相伴。在她的體內,在她所處的身外塵世中,這樣的記憶積累成擺脫不了的焦慮。然而,面對如此惶惶不安的亂緒,她卻不逃避,這乃因為,她將自己浸沒在不安、焦慮的汪洋之時,便是在為她的創作鋪設基底。
塩田千春從小即對世間萬象極為敏感,她用心的觀察、吸收接觸到的各種人事物,再牢牢地刻進記憶裡。學生時期,塩田千春的祖母過世,她仍然記得祖母下葬時那墳土的味道和觸感。即使是在一個幸福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受雙親疼愛的她,在某些場合中,竟會體驗到一種彷彿自己並不在場的抽離感。有一回,鄰居的房子遭祝融之災,此時她卻聽到陷身火海裡的鋼琴發出死亡之聲。這類的記憶與不安的感受成為她日後創作的靈感來源,如她將泥土灌入巨大的洋裝裡,或坐在浴缸裡將泥土往自己身上傾倒。展間中,遭火吻的鋼琴已無法發出悠揚的琴聲,但卻道出了藝術家的心語——縱有萬語千言想說出口,卻陷入無言相對的窘厄。

塩田千春在京都精華大學就學期間的指導老師,是雕塑家村岡三郎,那段日子,她經常出現在走廊或樓梯間,用繩子東綁西綁。這段時期的實驗萌生出她日後用繩子拉起密密麻麻的織網的作品,並成為她慣用的裝置手法之一。當她的肉體感到惶然不安時,她在起床的那一刻,會幻然覺得整個房間猶如被黑色的線纏得密不透風似的。帶著對這種經驗的回憶,她藉由纏繞的繩子將此般情境重現,記憶於是昇華成一種藝術表現。就字義的層面而言,「繩子」一字可衍生聯想到綁、裁、糾結、或纏繞等動詞,而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繩子被運用在創作上時,則被當作別具一格的日本式語言表達,藉此反映人類的心理狀態,塩田千春如是說到。展間裡的多層繩網結構,直接指涉身為人的某種心理狀態,也就是藝術家的肉體所感受到的不安與焦慮。任何存在闇黑無光的靜謐世界裡的聲音或空氣,全都被鎖住而靜滯不動,而那個名為不安的黑暗成分,從被闇黑壟罩的空無之處,慢慢地,緩緩地,開始消融分解。或許到最後仍然存在的黑,是向四面八方延展而去的繩子,或許塩田千春從錯綜交織的繩網中,看到微光自狹隘的縫隙間穿透射出,於此找到了生命的去向,便能以此與因為不安衍生而出的死亡隱喻當面對質。

〈那些潛伏於沉默世界中的〉,中野仁詞,《來自於沉默:塩田千春》,神奈川縣立畫廊,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