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可為?CHTO Delat?

相關經歷

計畫選錄
2012
「你不需要這樣猜想,展覽即學校」,21畫廊,聖彼得堡,俄羅斯
2011
「關於不-同意的一課」,國立博物館,巴登-巴登,德國
「赫托‧迪拉特?改革:二十年之後:2011-1991」,科隆藝術協會,德國
「歌唱劇博物館」,Glasmoog藝術空間,媒體藝術學院,科隆,德國
「研習、研習,再行動」,現代藝廊(小畫廊),盧布維雅那,斯洛維尼亞
「悲劇和鬧劇之間又該如何?」,聰明計畫空間,阿姆斯特丹,荷蘭

聯展選錄
2013
「返常-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沒有真實便沒有烏托邦」,芳草地藝術中心,舊金山,美國
「翻譯」,伏爾泰大歌廳,蘇黎世,瑞士
「以型為生(游牧版)」,織布計畫藝術空間,莫斯科,俄羅斯

2012
「親愛的藝術」,馬特庫瓦當代藝術館,盧布維雅那,斯洛維尼亞
「信者」,KOW畫廊,柏林,德國
「不可能的黑色鬱金香製圖-衝擊藝術節展」,烏得勒支,荷蘭
「不順從檔案庫(國會)」,攝影博物館,于默奧,瑞典
「35計畫」,CentrePasquArt博物館,比爾,瑞士
「評論圖冊-Une carte blanche au peuple qui manqué」,聖萊傑公園藝術中心,普蓋萊奧,法國
「堅定的真理:A 24/7馬拉松營」,格拉茨,奧地利
「十五分鐘內每人都將進入未來(一場歌劇)」,當代藝術中心「藝術浴」,普羅夫迪夫,保加利亞
「整合的剖析-2012里加雕塑四年展(SQR2012)」,里加,拉脫維亞
「每人都拒絕回家因此觸發了革命」,不順從檔案庫,公共部,哥本哈根,丹麥
「圓桌-2012光州雙年展」,光州,韓國
「實相」,藝術家協會,奧斯陸,挪威
「我將不再談論戰事」,文化與教育協會(KID)KIBLA多媒體學院,馬里博爾,斯洛維尼亞
「軍火庫2012-烏克蘭當代藝術雙年展」,基輔,烏克蘭
「似是而非,是也?」,休士頓當代藝術館,休士頓,美國
「反評論圖冊」,當代藝術中心,普蓋萊奧,法國
「向前行,往後數,東歐講座」,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墨西哥市,墨西哥
「革命許可證」,破表,休士頓馬德里臨時美術館,休士頓,美國

2011
「PRIGOV. Die Textarbeiten des Dmitrij Aleksandrovič mit einer künstlerischen Intervention von Chto Delat?」,天主教方濟會文化中心,格拉茨,奧地利
「油展」,HMKV媒體藝術協會,多特蒙德,德國
「崩盤之後」,Tulca視覺藝術節,戈爾韋,愛爾蘭
「我的MUDAM」,讓大公現代美術館(MUDAM),盧森堡
「朝向他者」,聖彼得堡州立歷史博物館,聖彼得堡,俄羅斯
「EVENTO 2011,以都市革命為名的藝術」,波爾多,法國
「以型為生」,埃塞克斯街市場,紐約,美國
「全球當代,1989後的藝術世界」,ZKM媒體藝術中心|當代藝術館,卡斯魯爾,德國
「廣角-藝術、文化、政治」,羅沙‧盧森堡基金會,柏林,德國
「莫斯科會堂。公共空間草圖」,於華沙的現代美術館計畫,Bielie Palaty,莫斯科,俄羅斯
「我將不再談論戰事,精神異常第一部」,顏料工廠藝術空間,斯德哥爾摩,瑞典
「麥德林國際會議(MDE)11」,安蒂奧基亞博物館,麥德林,哥倫比亞
「悠遠的前衛」,卡特爾畫廊,倫敦,英國
「東德情結」,當代藝術新館,紐約市,美國
「LOL:滑稽藝術十年」,當代藝術館,巴爾的摩,美國
「可能的其他世界」,新視覺藝術協會(NGBK),柏林,德國
「沒有真實便沒有烏托邦」,安達盧西亞當代藝術中心(CAAC),塞維亞,西班牙
「一次又一次?迴轉餘地」,媒體塔藝術協會,格拉茨,奧地利

由一群藝術家於2003年成立的團體,聖彼得堡,俄羅斯。

作品說明

有感於政治理論、藝術、行動主義的大融合現象,創作團體「有何可為?」於2003年年初於俄羅斯聖彼得堡成軍,旨在為這個融合形成的急迫性開啟討論的空間,團體成員包括來自聖彼得堡與莫斯科的藝術家、評論家、哲學家、和作家。

此團體的活動藉藝術計畫、講座、大眾活動等形式實踐,而其創作的錄像裝置、壁畫、學習遊戲、音樂劇、公共行動、廣播節目等,都是傳達該團體教育價值的管道。每一項活動規劃都遵循其座右銘:教育、娛樂、啟發。

〈塔:歌唱劇〉(2009)的創作概念取自俄羅斯社會與政治生活的真實紀錄,以及針對聖彼得堡奧克塔中心開發案所衍生的衝突而進行的一項評估分析。這棟由英國建築事務所RMJM設計,樓高403公尺的摩天大樓,將成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的地區子公司總部。該提案觸發了俄羅斯近代政治史上最火爆的官方與民間的對峙。

俄羅斯官方將Gazprom大樓建案包裝成展現全新現代化俄羅斯的象徵。這樣的象徵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權力的意識型態機器是如何運作?這類計畫又是如何在波濤洶湧的大眾撻伐之聲下,還能順利進行?這些都是此影片意欲探討的核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