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夫艾•桑姆南 KHVAY Samnang

相關經歷

個展選錄
2012 
「報紙男人」,SA SA BASSAC,金邊,柬埔寨
2011 
「人性」,皇家美術大學,金邊,柬埔寨
「未命名」,SA SA BASSAC,金邊,柬埔寨
「婚禮 + 毛髮」,和平飯店藝廊,暹粒,柬埔寨
2010 
「婚禮」,SA SA BASSAC,金邊,柬埔寨
2009 
「毛髮」,爪哇咖啡廳與畫廊,金邊,柬埔寨

聯展選錄
2013 
「返常-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金邊:拯救考古學」,柏林ifa畫廊,柏林,德國;斯圖加特,德國
「發展」,第七畫廊,墨爾本,澳洲

2012 
「詩意政治」,卡地斯特藝術基金會,舊金山,美國
「深海」,瑪蕊樂畫廊,米蘭,義大利
「世界」,當代乾照片,普拉托,義大利
「圓桌」,光州雙年展,光州,韓國
「未知之地」,北極光攝影節,荷蘭
「目前觀點與行動:金邊攝影與表現紀錄」,北伊利諾伊美術館,美國
「新文物」,SA SA BASSAC,金邊,柬埔寨
「幻想與現實之間:柬埔寨當代攝影」,接觸攝影節,東方畫廊,多倫多,加拿大
「破裂和復興:柬埔寨近十年攝影」,新加坡當代藝術研究所,新加坡

2011 
「2010東京」,東京妙地,東京,日本
「之間/ 緬甸-柬埔寨」,元屋,金邊,柬埔寨
「阿爾勒攝影節年度之夜」,阿爾勒,法國

2010 
「奢華時空」,東京妙地,東京,日本
「橘子洲國際攝影文化節」,長沙,中國
「大眼」,SA SA BASSAC,金邊,柬埔寨

2009 
「永遠…直到現在:柬埔寨當代藝術」,十號贊善裡畫廊,香港

2008 
「阿爾勒攝影節年度之夜」,阿爾勒,法國
「提醒:金邊照片」,波法那視聽中心,金邊,柬埔寨
「我愛PP」,爪哇咖啡廳與畫廊,金邊,柬埔寨
「生存的藝術」,元屋,金邊,柬埔寨
「靜默」,元屋,金邊,柬埔寨

2007 
「Menthoamada」,Gasolina,金邊,柬埔寨
「靈屋」,高棉藝術學院,達克茂,柬埔寨
「14 + 1 」,法國文化中心畫廊,金邊,柬埔寨
「市集」,元屋,金邊,柬埔寨
「浮出水面」,莎拉藝術空間,金邊,柬埔寨
「不久」,莎拉藝術空間,金邊,柬埔寨

2006 
「柬埔寨當代藝術回顧」,莎拉藝術空間,金邊,柬埔寨
「我要走了」,法國文化中心畫廊,金邊,柬埔寨

2005 
「湄公河流域:播下和平的種子」,教育學院,金邊,柬埔寨
「高棉與泰國的相似處」,泰國大使館,金邊,柬埔寨

2004 
「生活:86年校慶學生展」,皇家美術大學,金邊,柬埔寨
「壞掉的花」,皇家美術大學,金邊,柬埔寨
「國家遺產」,塑膠藝術與工藝部,金邊,柬埔寨

出生於1982年,柴楨,柬埔寨。
現居並工作於金邊,柬埔寨。

作品說明

受到直覺和傳聞的鼓動,加上親身的經驗和媒體資訊的推波助瀾,柯夫艾‧桑姆南明查暗訪了一些懸疑無解,但肯定需要藉外力揭發的奇聞怪譚。通常,他僅會以象徵性的行為表達他對事件的反應,而〈空氣〉一作毫無疑問是藝術家針對史上最慘烈的核災所遺留下來的後續影響所發出的回應。

柯夫艾一向習慣在他的攝影、錄像、和表演的作品中,放入隱微的信息和幽默感,為的是要用淡定默然的取向,在歷久不衰的文化實踐和引人紛論的時事上有所著墨。他以系列形式發表的作品,有著清楚的主題並且普世皆宜,但是拒絕使用在媒體與法律文件上常見的簡化、極端的語彙。反之,藝術家祭出了一個從對環境、建設、和人道的複雜考量中蘊生而出的批判省思。

為了〈空氣〉,藝術家從東京出發,一路遊歷到福島縣,時間就在311大地震和海嘯重創日本東北,並引發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的數月之後。每天的新聞報導中,最讓柯夫艾為之動容的,是許多深受這場世紀災禍之害的當地農民拒絕撤離家鄉的感人故事。他們與土地、與農務之間已締結難以分割的親密連結,縱使往後仍會繼續住在這個地區的世世代代,都將難逃核災的毒害。市場裡,柯夫艾和前來採買食材的人們一樣,看著販售的物品,心中都會泛起一陣說不出口的猶豫。

旅程中,柯夫艾感到一道無形的壓力如影隨形地纏繞著他,於是,他將一桶空氣,從頭頂往身上淋下來,淋了又淋——在此作的九個場景裡,藝術家反覆進行著這個動作,至於背景則見一處又一處的郊區景緻:黎明初起的岩岸;午前時分的公園,四周散佈著三三兩兩、席地野餐的家庭;或是一片麥田、一處蘋果園、一座松林,諸如此類。藝術家用裸露的肌膚與人類之於環境的脆弱關係正面交鋒,即便每個畫面都見柯夫艾身處大自然的懷抱,卻仍能嗅得人類存在的味道:樹木矗立在潔淨的地面,將通訊塔當作冠飾的山丘,橫跨河川之上的橋樑。

柯夫艾的錄像作品是這項行為的動態版:藝術家為了一個目的走進一個風景,在走出這個風景後又立即進入下一個風景,為的還是那個不變的目的。他不停重複著某種行為,卻起不了什麼作用,每每當藝術家在各個場景中停格,再到下一個地點的途中,那份徒勞與無功,是如此容易被看透。柯夫艾也採集了許多因地而異的實地音景:波浪的陣陣拍擊,窸窣作響的風聲,鳥兒的啼鳴和孩子們的嬉戲聲。在一處蘋果園中,從蓋革計數器發出危險信號,打斷了這些自然之音,同時間,卡爾斯登‧尼可萊精鍊的合成樂音,引出了對放射性粒子的想像。

獨自一人的藝術家重複地進行著一個簡單又無用的行為,這樣的畫面流溢著一抹神祕的氣息,就在他遊走於一個接著一個的地景之際,繃在空氣裡的張力—通常是看不到也聽不到的—就這麼現形了。

(文章提供:澳洲墨爾本獨立策展人羅傑‧尼爾森及柬埔寨策展人厄恩‧葛里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