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五祥 Osang GWON

相關經歷

個展選錄
2013
「天猛公常駐藝術家」,新加坡
「後現代時代」,哈達當代藝術中心,倫敦,英國
「質量模式」,2013年春夏聯展#03,人造WOOYOUNGMI,首爾,韓國
2012
阿拉里奧畫廊,首爾,韓國
2011
「崇拜」,安朵畫廊,柏林,德國
「雕塑」,都山畫廊,首爾,韓國
2010
「身軀」,畫廊 2,首爾,韓國
都山畫廊,紐約,美國
2009
阿拉里奧畫廊,紐約,美國
2008
曼徹斯特藝術畫廊,曼徹斯特,英國
2007
阿拉里奧畫廊,北京,中國
2006
「權五祥,聯合II」(開幕展),倫敦,英國
「雕塑」,阿拉里奧畫廊,天安,韓國
2005
「除臭型&公寓」,安德魯‧夏爾畫廊 & 4-F畫廊,洛杉磯,美國
2001
「除臭型」,印沙藝術空間,韓國文化與藝術基金會,首爾,韓國

聯展選錄
2013
「返常ー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雕塑速度」,Baiksoonshil美術館,坡州,韓國
「英雄」,首爾美術館,首爾,韓國
「公眾延伸」,284 首爾文化站,首爾,韓國
「照片景色:著眼平凡的奇蹟」,Interalia畫廊,首爾,韓國

2012
「背景-比喻」,莫染美術館,南楊,韓國
「時刻景觀」,城南藝術中心,城南,韓國
「對人體的思考」,首爾奧林匹克美術館,首爾,韓國
「首爾都山畫廊再次開幕展」,都山畫廊,首爾,韓國
「進(推進)、通(溝通)─1990年代以降之韓國當代藝術」,光州美術館,光州,韓國
「論形成的方法」,艾德溫畫廊,雅加達,印尼

2011
「擁抱空洞,哈達當代藝術中心,倫敦,英國
「生命的意義」,浦項鋼鐵美術館,浦項,韓國
「解構玩樂」,離子畫廊,新加坡
「收藏家舞台」,新加坡美術館,新加坡

2010
「未來記憶」,Leeum美術館,首爾,韓國
「韓眼:奇幻平凡」,薩奇畫廊,倫敦,英國;藝術之家,新加坡;首爾美術館,首爾,韓國;韓國文化中心基金會,首爾,韓國
「交涉」,今日美術館,北京,中國
「圓環典藏」,威靈頓城市畫廊,威靈頓,英國
「紐約攝影藝術節」,Smack Mellon,紐約,美國
「遊走前衛:韓國當代攝影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現在式:數位時代肖像的想像文法」,國家肖像畫廊,坎培拉,澳洲
「樂觀」,薩默塞特府,倫敦,英國

2009
「薄荷糖:韓國當代藝術」,韓國國家美術館,果川,韓國
「操縱現實」,斯朵妮娜當代文化中心,佛羅倫斯,義大利
「衝突故事-漢堡典藏開幕展」,奇莫街,柏林,德國

2008
「年輕肖像」,阿凡水當代畫廊,蘇黎世,瑞士
「薄荷糖:韓國當代藝術」,國家美術館,布宜諾斯艾利斯,阿根廷
「亞洲藝術三年展」,曼徹斯特藝術畫廊,曼徹斯特,英國

2007
「狂愛」,亞肯當代美術館,哥本哈根,丹麥
「仙境:韓國當代藝術」,中國美術館,北京,中國
「薄荷糖:韓國當代藝術」,當代藝術美術館,聖地亞哥,智利
「首爾都市回顧:空間、人們」,德國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司徒加特,柏林,德國

2006
「讓我遮風避雨」,聯合畫廊,倫敦,英國

2005
「美麗的冷嘲」,阿拉里奧畫廊,北京,中國
「直到現在」,夏洛滕堡展覽館,哥本哈根,丹麥

出生於1974年,首爾,韓國。
現居並工作於首爾,韓國。

作品說明

權五祥的作品被稱為攝影雕塑。他察悉攝影這一媒介較能貼切表現出影像年份的片段性與無限複製的特性,於是便用輕質、平面的相片來創作立體作品,以此挑戰雕塑傳統的既有制約,與其強調量體與實度的特質。由於攝影與雕塑的製作機制大同小異—兩者同樣先從擷取影像或主題著手,以此作為作品原型的基底,接著透過加工處理或鑄造重新創造此原型—因此,外層以相片裹覆的雕塑,便代表了這兩種創作類別交集的接觸點。
權五祥的攝影雕塑可分為兩個系列,其一稱為《體香劑型》,其二以《扁平》為名。前者是利用藝術家所拍下的數百張人像模特兒的局部照片,一一黏貼在用聚苯乙烯或其他屬性雷同的輕質材料所做成的支撐結構體上,這樣便成了立體的雕塑品。

權五祥選擇用「體香劑」(譯註:亦稱「除臭劑」)一詞為此系列命名,目的在擾亂觀者的期待值——在世界上某些區域,體香劑或許是很普遍的個人衛生用品,但在韓國的使用率卻偏低,原因是韓國人種本身的汗腺密度較為稀疏,與其他人種相較之下排汗量相對較低。在接觸以相片為素材的攝影雕塑時,觀者心中或多或少會期待看到極度寫實的意象,但權五祥的雕塑恐怕要讓這番期待落空了。這些立體雕塑的表層拼貼著有像素效果般的平面照片,反倒構成一種虛幻的表象,卸除了寫真的意諭。他的作品巧妙地與現實脫軌,使存在現實中的躊躇和動盪找到現形的縫隙。此系列中的多數作品都是單件的塑像,於不同空間展出時,再依次調整其關係位置;然而,在每回的配置過程中,它們之間的感應、對話、和交流,必然會遭到切割或阻斷。傳統的雕塑品通常具備精細的再現特質,相形之下,權五祥的作品多半與實像的描繪有段距離:映入眼簾的可能是雙頭人像,讓人不禁與連體嬰產生聯想,或頭部是三個鵝頭,頸部以下為人形的半人半獸像。縱使是由大量的物質材料層層堆疊,權五祥那些異形般或被邊緣化的主角們,依舊吐露出一絲幽幽的悵然之息。

藝術家企圖透過它們探討工業社會造成的變形效應和個人意識與價值感的喪失,以及存在日常生活中的荒謬現象。

接著用相機翻拍這些印刷品上的扁平影像,再試圖用翻拍的平面照片,營造出形似這些物件原始的立體樣態與量感,最後再反過來拍下這些偽裝成立體物件的平面照片,以攝影作為最終呈現的媒介。這個系列說明了藝術家在攝影與雕塑上所做的實驗,和他對藝術在當今消費主義當道的社會氛圍中所處位置提出的質問。
近年來,權五祥隱約透露出回歸傳統雕塑技法的意圖,就像在他的「雕塑品」系列中所見一般,或許是希望能進一步擴展他在這個媒介上累積多時的探索。

撰文/金一鳴(藝評家)
(原文收錄於《100.art.kr:韓國當代百大藝術家》,2012年出版,第10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