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貝爾 Richard BELL

相關經歷

個展選錄
2013
「想像勝利」,藝術空間,雪梨,澳洲
「新作」,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禮儀與舉止」,蒙納許大學美術館,墨爾本,澳洲
2011
「偶們 Vs.他們」,巡迴展:塔夫斯大學,波士頓;肯德基大學,肯德基,美國;維多利亞H. 密倫畫廊,丹佛大學,丹佛,美國;
印第安納大學美術館,印第安納,美國(2011-2013)
「如果我是白人你就會相信我」,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9
「我不遺憾」,Location One,紐約,美國
「理查德‧貝爾:密探」,昆士蘭大學美術館,布里斯本,澳洲
2008
「澳洲痕」‧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逛街」,葛楚街當代藝術空間,墨爾本,澳洲
2007
「詩篇吟唱」,貝拉斯‧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6
「理查德‧貝爾:正向性」,現代美術學院,布里斯本,澳洲
2005
「過渡」,貝拉斯‧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4
「色彩」,貝拉斯‧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3
「造人」,大都會藝術空間,布里斯本,澳洲
2002
「不舒服」,煙花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1
「良人無幾」,煙花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聯展選錄
2013
「返常-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第5屆莫斯科當代藝術雙年展」,馬涅傑展覽館,莫斯科,俄羅斯
「燃」,加拿大國家藝廊,渥太華,加拿大
「我的故鄉,我仍以澳洲為家」,昆士蘭藝廊/現代美術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備取計畫」,巴瑟斯特地區藝廊,巴瑟斯特,澳洲

2012
「他處的邊緣」,4A亞洲當代藝術中心,雪梨,澳洲
「提案」,米拉尼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11
「當代藝術十年:詹姆士C.索瑞斯AM收藏」,昆士蘭藝廊/現代美術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10
「第4屆奧克蘭三年展:最後一趟熱氣球之旅」,奧克蘭,紐西蘭

2009
「無人之境」,ACC畫廊,威瑪&哈雷14,萊比錫,德國
「跳格子:隱藏的任務」,彭里斯地區藝廊,新南威爾斯,澳洲

2008
「半明」,新南威爾斯藝廊,雪梨,澳洲
「革命:轉動的形式-2008雪梨雙年展」,雪梨,澳洲
「新千禧年」,利斯摩爾地區藝廊,利斯摩爾,新南威爾斯,澳洲
「人權藝術&電影節」,卡爾頓工作室,墨爾本,澳洲

2007
「文化戰士:全國原住民藝術三年展」,澳洲國家藝廊,澳洲(巡迴展2007-2009)
「力與美」,海德現代美術館,墨爾本,澳洲
「陽光州,聰明州」,坎貝爾城藝術中心,雪梨,澳洲
「獨立計畫」,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畫廊,吉隆坡,馬來西亞

2006
「平行生活:澳洲新繪畫」,塔拉瓦拉美術館,墨爾本,澳洲
「近期典藏品」,當代藝術館,雪梨,澳洲

2005
「昆士蘭現場」(2005-2008),昆士蘭藝廊,巡迴展,澳洲

2004
「黑色領悟」,昆士蘭藝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4」,維多利亞國家藝廊,墨爾本,澳洲

2002
「白色展」,貝拉斯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線II」,煙花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2001
「夢想時間:光與暗」,埃斯爾博物館,奧地利
「白色沙漠」,貝拉斯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我愛的三兩事」,煙花畫廊,布里斯本,澳洲

出生於1953年,查理維爾,澳洲。
現居並工作於布里斯本,澳洲。

作品說明

理查德‧貝爾的作品〈破英文〉(2009)取名自瑪麗安‧菲絲佛於1979年發行的一張搖滾樂唱片,透過此作,藝術家意欲探討原住民的政治觀。他質疑澳洲原住民何以對於自身文化缺乏遠見,於是帶著這份追求解答的意圖,重演了英國人初抵澳洲的歷史情節,只不過,在他編寫的劇碼中,連澳洲原住民也對自己人施以鎮壓的毒手。

在〈審判的序曲(貝爾定理)〉(2011)及〈並非僅是貪婪與恐懼〉(2011)中,貝爾挪用澳洲原住民繪畫和抽象表現主義的風格。〈審判的序曲(貝爾定理)〉(2011)描繪一個不斷驛動的世界:在博物館界、商業界、與評論界,西方藝術自命處於生物鏈的頂端,相對之下,原住民藝術幾乎總是落入墊底的命運。然而,隨著全球地理政治氣氛漸漸轉以亞洲為重,一切事物的評估標準也將有所改變。〈並非僅是貪婪與恐懼〉(2011)則企圖與信奉資本主義與市場考量的文化展開一場對話。現今社會中的一切,從教育乃至政治與藝術,全然以市場價值為圭臬,貝爾對此意識形態提出質詢。

而對於作為市場經濟衍生物的人類完全受貪婪與恐懼而有所為與不為一說,也不甚苟同。慈悲與仁愛本是人性的善根,但惡心的火苗亦可燎原。

〈假想勝利的序曲〉(2013)則是再現了「原住民帳篷大使館」。位於坎培拉的「原住民帳篷大使館」設立於1973年,當時的目的是為了抗議政府不願承認澳洲原住民的土地權。這座大使館至今仍於原址安然矗立。貝爾曾經參與帳篷大使館發起的抗議運動,而這股能量持續構成他創作的力量。

〈弗利vs跳羚隊(獨身抗議者)〉(2013)一作中描繪的蓋瑞‧弗利是澳洲最重要的原住民運動成員之一。當跳羚隊(南非英式橄欖球國家隊)於1971年巡迴澳洲時,當地民眾為了聲援反種族隔離運動而在各地群起抗議,抗議民眾中多是澳洲的白種人。在一片群情激憤的抗議浪潮中,一天早晨,弗利在跳羚隊下榻的飯店外搭起帳篷,此時許多媒體為了趕在抗議開始之前,早已聚集在此。弗利的舉動雖然顯示出澳洲反種族隔離運動虛偽的一面,但也因此使原住民權利受到國際關注,並促使支持反種族隔離的原住民,進而為爭取自身的平等而努力。這幅畫作是與1967-1980年間任職黑豹黨文化執行長的艾莫里‧道格拉斯共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