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拉夫&韃靼 Slavs & Tatars

相關經歷

個展選錄
2013 
「邦誼:波蘭什葉派娛樂圈」,簡報館,溫哥華,加拿大;REDCAT藝術中心,美國
2012 
「伊蘭‧丹海瑟計畫系列」,現代藝術美術館,美國
「譯者過剩」,拉斯特,華沙,波蘭
「非莫斯科,非麥加」,克勞帕─圖斯坎尼,柏林,德國
「hhhhhh」,莫拉維亞畫廊,布爾諾,捷克
「非莫斯科,非麥加」,分裂,維也納,奧地利
2011 
「邦誼:波蘭什葉派娛樂圈」,皇家美術學院,根特,比利時
「邦誼:波蘭Nesfeh-Jahan」,格但斯克城市畫廊,格但斯克,波蘭
「一字眉宣言」,新亞琛藝術,亞琛,德國
2009 
「綁架山」,網絡當代藝術中心,阿爾斯特,比利時

聯展選錄
2013 
「返常ー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2012
「橫越西亞─亞洲太平洋三年展」,布里斯本,澳洲
「圓桌─第九屆光州雙年展」,光州,韓國
「第二屆烏爾拉雙年展」,葉卡捷琳堡,俄國
「待機狀態」,如斯商業畫廊,巴黎,法國
「山下─文化季」,耶路撒冷,以色列
「論道歉」,加州瓦特當代藝術中心,舊金山,美國
「Migrosophia」,馬拉亞藝術中心,沙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非控之群─新美術館三年展」,紐約,美國
「輸/出」,現代藝術美術館,紐約,美國
「歐洲場景III」,GfZK畫廊,萊比錫,德國

2011 
「我決定讓世界自生自滅」,泰特現代美術館,倫敦,英國;貝尤格魯SALT機構,伊斯坦堡,土耳其;Konsthall C藝術中心,斯德哥爾摩,瑞典
「地緣詩學─第八屆南方共同市場雙年展」,阿雷格裡港,巴西
「岩與硬地─第三屆賽薩羅尼奇雙年展」,賽薩羅尼奇,希臘
「Melanchotopia」,維特德與當代藝術中心,鹿特丹,荷蘭
「群體親和」,慕尼黑藝術協會,慕尼黑,德國
「第十屆莎爾拉雙年展:雙年展計畫」,莎爾拉藝術美術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加利西亞。神話地形」,小索科爾文化中心,新松奇,波蘭
「東:激言:西」,克斯廷‧恩格霍姆畫廊,維也納,奧地利
「遙遠的蒙太奇」,瓦倫西亞區域美術學校,法國
「安納洛奇山」,部分當代藝術平台,瓦雷根,比利時
「真的嗎?改編自真實故事」,斯圖加特藝術之家,德國

2010 
「輪廓與背景之間」,1/9 Unosunove當代藝術中心,羅馬,義大利
「一字眉宣言」,佛瑞茲雕塑公園,倫敦,英國
「沙龍5」,亞果斯藝術與媒體中心,布魯塞爾,比利時
「娜黛達‧羅維奇紀念館25號」,查查克,塞爾維亞
「如果我具批判力,請糾正我」,Felleshuset藝術中心,北歐使館,柏林,德國
「凍結時刻」,交通部,提比里西,喬治亞
「032c工作坊第一期」,巴伊巴克夫藝術計畫,莫斯科,俄國
「棲(居家生活之苦樂)」,第21畫廊,紐約,美國
「2010 Brucennial─錯誤教育」,紐約,美國
「歷史是個陌生國度」,杜倫字符時間當代藝術中心,波蘭
「免費拍攝」,小洪堡畫廊,柏林,德國

2009 
「工業魔幻光」,歌德學院,紐約,美國
「烏拉藝術節」,華沙,波蘭
「無阻讚美詩」,卡伊劇院,布魯塞爾,比利時
「Betlemi Mikro-Raioni」,蘿拉‧帕爾摩基金會,提比里西,喬治亞
「游牧焦點」,國際區,BWA工作室,弗羅茨瓦夫,波蘭
「實境存檔─時代:耶穌以降」,新美術館,紐約,美國

由一組藝術家於2006年成立的團體,歐亞大陸。

作品說明

〈友邦之誼:波蘭的什葉派娛樂圈〉一作從十七世紀全面影響波蘭貴族生活的薩爾馬提亞主義,到近代在伊朗發生的綠色運動,循線找出這兩個國家各自的經濟、政治、和文化歷史層面上有所交集的共通點。「斯拉夫和韃靼」創作團隊的藝術家為波蘭與伊朗的風俗民情與手工藝文化打通傳遞的管道,檢視這些形式的製造生產,能夠對展現和改善構想、信仰、文化、及語言所存在的環境狀態的適宜性有何貢獻。

「斯拉夫和韃靼」的極大限主義(maximalist)創作〈友邦之誼〉的第二輪系列,是由一件公共藝術、一個氣球、一面以鏡子拼貼的馬賽克,及其他不同的元素組構而成。在「亞洲藝術雙年展」的展出則包括了pająkis(傳統波蘭紙質吊燈)、旗幟、一份出版物、和一件互動性裝置。展出品項之一的出版物《79.89.09》,是以報紙的形式呈現,其原始編輯動機乃企圖深入檢視發生於1979年的伊朗革命,和波蘭在1980年代興起的團結工會運動,並加以比較這兩個近代史上的關鍵時刻,是如何凸顯出二十一世紀的伊斯蘭政治和二十世紀共產主義——此為「斯拉夫和韃靼」特別關注的探討領域——的發展意義。

〈友邦之誼〉展出的十面旗幟引述波蘭的反共產主義團結工會運動中的名言、口號、和警句,藉此與伊朗在二十一世紀前期的改革運動形成對照關係,試圖分別替這兩個國家所經歷的民族自決抗爭提出最好的操作手法。

在中亞地區及伊朗,有些場所極度缺乏年輕男女可以見面和共享食物、茶點、水煙,甚至是政治觀點的空間,「河-床」(takht)因此普遍被當作一種讓民眾可以集體席坐的聚點。作品中的「河-床」除了作為休息區外,也兼具閱讀、觀看、思考和討論平台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