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艾芳

這壯闊的景觀是浪濤還是山巒?帶著神秘氣息的全景圖上錯落著點和直線?是反烏托邦的風景?抑或是月球表面下著金色的雨?蔡艾芳曾如此闡述,「抽象畫最關鍵的一點,是每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現實生活中的某件事物和作品聯想在一起。」

事實上,〈秒在一百年上聚積〉是一幅再現音景的視覺作品。蔡艾芳形容這件作品是關於「時間的感覺,或是時間的現實」。她想像出一層又一層的時間,彼此無限堆疊,讓不可知的時間藉隱喻的手法展現,於是,時間在她的作品中,既可延展,亦可壓縮。而她的繪畫性空間則被視為種具有過渡性質的閾限空間,其中大量無以言說的時間:「一百年間的所有秒數」被壓縮、保存。正如保有 3 萬 7 千年前史前壁畫的肖維岩洞,積累的頃刻在當下瞬間凝結。

作品名稱讓人聯想到史蒂芬.霍金探討時間、空間、宇宙、創造的名著《時間簡史》。〈秒在一百年上聚積〉將時間「壓縮」在繪畫的框架裡,《時間簡史》則是用了 256 頁的文字篇幅將「簡短」的時間「延展」。古代西方世界將繪畫視為空間性的創作,文學則為時間性的。然而當下早已無法區分視覺藝術的空間性和文學的時間性,因為兩者已一起被擠壓於〈秒在一百年上聚積〉的畫面之上。

蔡艾芳對平面美學的推崇是她描繪時間流逝的基礎核心。平面和表面成為沒有深度的層級, 推翻了線性時間的概念。在扁平的表面之上,「一百年間的所有秒數」一口氣於畫布上同步滲透擴散。

截圖 2021-10-27 上午11.40.57

〈秒在一百年上聚積〉